母女关係产生裂缝!真正的敌人是「完美带来的压力」

从来就没有什幺完美女儿,这根本不存在。青春期女孩天生就是不完美的,因为她们心理上没有发育完全,这也是为什幺还要和父母住在一起的原因,她们需要引导和保护。

母女关係产生裂缝!真正的敌人是「完美带来的压力」

珍妮丝有一个十七岁的女儿温蒂,才刚高中毕业。高二的时候,温蒂成绩很好,也很认真地学舞,是每个母亲梦想中的孩子。她对父母恭敬有礼,父母也很信任她。升上高三时,温蒂离开了规模比较小也比较保守的私立学校,转去一所规模较大的公立高中。刚开始,她很难交到朋友,后来,她开始和一些常参加派对的同学一起玩,并且交了男朋友,是个非常出名的运动员。珍妮丝对女儿的新朋友们很不放心,开始更严密地监控她。为了和朋友们出去玩,温蒂对爸妈撒了谎,而且没过多久,爸妈还发现她在男朋友的事情上扯了一个弥天大谎。

珍妮丝整个人崩溃了,接着很快就演变成了怒火。「从那件事之后,我就再也不相信她说的任何事情了。」她告诉我,「最让我困扰的是,我的女儿已经不是我认为的那个她了。我以前只看到温蒂好的一面,但是现在我觉得她是一个骗子。」珍妮丝说她告诉温蒂,自己再也没办法像以前那样看待她了,因为她是一个骗子。妈妈的失望让温蒂也崩溃了。她严重忧郁,开始躲在自己的房间里,并且自残。

当女儿让我们感到失望时,真的很痛苦。不过,我们做妈妈的总会有对女儿失望的时刻,这太常见了。在后面几章里,我将谈谈孩子犯的错会带来什幺益处。为了找到自主权,我们的女儿需要挣扎和犯错,但是我们受「完美主义」的影响太深了,总是觉得女儿让我们失望。如何处理这份失望可能是最重要的部分,因为,儘管未经证实,但这种失望的确会造成更大的问题,就像珍妮丝和女儿温蒂之间发生的状况。

珍妮丝自责不是个称职的妈妈,同时也给女儿贴上了「骗子」的标籤。羞愧让珍妮丝再也看不到女儿的正面特质,只看见那个巨大错误。结果由于母亲毫不掩饰的失望,温蒂也对自己感到羞愧。

妈妈认为,对女儿严格一点能让她改正行为,然而,事实正好相反。在布琳.布朗教授看来,「羞愧损害了我们认为自己可以做得更好的那部分。当我们感到羞愧并且给孩子贴标籤的时候,剥夺了孩子成长和尝试新行为的机会。要是一个小孩撒了谎,可以透过纠正他说谎的行为来补救。但是,如果他被贴上了骗子的标籤,他还能怎样改变?」羞愧感无法引发任何正向行为。「成瘾、忧郁、攻击性、暴力、饮食障碍和自杀,都与羞愧相关。」

当珍妮丝明白真正的敌人是完美带来的压力时,她和温蒂之间的情况有了改善。她察觉到,自己的反应源于身为母亲的她觉得自己有缺陷。而在她向女儿坦承了自己的脆弱之后,温蒂的压力缓解了,珍妮丝也重回生活正轨。消除羞愧感会带来改变,珍妮丝开始以全新的角度去理解女儿,才发现温蒂极度地严以律己,儘管她表面上看起来没什幺,但实际上,她在压力里挣扎。这些领悟滋养了更多真实的连结。她们开始享受在一起的时光,温蒂的忧郁情况好转,成绩提升了,她不再自残,而且被大学名校录取了。

脆弱的妈妈,更能激发女儿的积极

以完美主义为标準,重重打击了青少年文化。当个女生的压力很大,她得看起来很棒,穿着合适的牛仔裤、鞋子、裙子、毛衣,髮型时尚,有好的手机、电脑,连指甲都得抛光。而且除了成绩优秀、朋友出色、男朋友是菁英之外,还得上好的大学。

有些事情在妳看来不过只是小事,对于妳的女儿来说却非常严重。一个糟糕的髮型不会毁了妳的生活,在她的生活中,却是灾难!她可以花好几个小时站在镜子前,确保每一根髮丝都完美。真正的问题不在头髮上,而是要「看起来很棒」的压力,只有这样,她在学校里才不会被嘲笑。

就妳而言,要完美的压力已经够大了,可是对妳女儿来说更加严重。妳有生活经验,而且大脑发育完全。但妳十几岁的女儿才刚刚进入青春期,需要处理很多第一次遇到的问题,例如:身体第二性徵的发育、有了浪漫爱恋的对象。在青春期,自尊、归属感这类问题有了全新的意义,学校对她而言就像是一场定义自我价值的战场。如果有人成绩更好、更出色、穿着更小一号的牛仔裤,妳女儿的自尊就开始直线下降。她感知到的自己全都源于人际比较,这是一场她和朋友之间的激烈竞争。在受欢迎女孩的排名上,自己在哪个位置上不重要,因为永远会有某个人比其他人更漂亮、更有天赋、更成功。持续处在「要完美」的压力下,妳的女儿永远得不到休息,永远没办法感觉到自己多美好,也永远不会满足于自己所做到的一切。

妳的女儿内心也有个卑鄙刻薄的声音。在她脑海里不断涌现的评论听起来像:「妳又肥、又丑、又蠢、又古怪,妳是个鲁蛇!」为了提高自尊,女生一般会把自己心中刻薄的声音投射到别人身上。而为了要提升自我感觉,她们会嘲笑或贬低其他女生,或者是攻击妳。

家长们意识不到自己给孩子增加了多少压力。瑞秋是一个高中二年级学生。「我的父母对我很严格,」她告诉我,「我拿着一张九十一分的考卷回家,我妈妈会说我可以考得更好。如果我没有拿A,他们就会生气。我没有什幺事情是做得够好的。他们会说:『妳是个好孩子,但是妳的成绩要再好一点,要上教堂做礼拜,要参加更多社团,要交更多朋友,要成为班上那百分之一的顶尖学生。』」我问瑞秋,这些压力对她的影响有多大。「考试前,我真的是太累了,对于『要考好』这件事,我觉得很有压力。」她说:「考完试后,我会批评自己,而且我真的很混乱。我会感觉很糟糕、很伤心,怎幺会考得那幺差。我把成绩单藏起来不给他们看,很怕和爸妈说话。」但她的父母还是发现了她的成绩单,并且非常生气。他们告诉瑞秋,她是个坏孩子。

太多的压力会转化成焦虑,让我们处于某种压力反应。瑞秋把成绩单藏起来,逃避了问题,考试的时候会冻结,但是当她厌倦了父母对她的指责之后,她会反击的。一旦母亲觉得没做好的自责遇上了女儿自认不够好的羞愧,情绪化的对峙就上演了。

我的女儿曾经对我说过:「妳认为自己是完美的。」相信我,我知道自己不完美,她想要表达的意思是她觉得我在挑剔她,或者她在挑剔自己。但是不管哪个原因,她都觉得羞愧,这是我最不希望她会有的感觉。我没有直接处理这个问题,藉着这个机会,我想要和她讨论更重要的事。我跟她探讨了完美带来的压力,以及这个不可能达到的标準是怎幺影响我们所有人的。我展现了一个真实、可信又脆弱的我,这使得女儿能把我当成一个人,而不仅是她的妈妈。讽刺的是,我的脆弱比我的任何演讲都更能激发她的积极。

母女关係产生裂缝!真正的敌人是「完美带来的压力」《妈妈,才是一切的答案:化解与青春期女儿的情绪化冲突》

相关推荐